当前位置: 首页> 置业导购

明年有1次降息5次降准资本市场有四大风险

发布时间:2020-02-27

  国泰君安11月25日召开2016策略会,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出席,并做宏观经济形势分析。

  任泽平预计2016年还有1次降息5次降准,流动性宽松和宏观资产回报率下降引发金融机构资产荒,股市熊市已经结束了,步入正常市,股息率机会和风格切换有待于25万亿理财入市。

  对于目前各方热议的“供给侧改革”,任泽平判断,中国经济增速换挡从快速下滑期步入缓慢探底期,未来经济呈“L”型,但仅是加杠杆下的弱平衡。预计中国经济结构将发生巨变,即从重化工业向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升级。

  “从改革方案准备和落地试点来看,到未来全面的空间,我们处在这样一个阶段的转化,后面大家可以期待,自贸区以及其他改革的进程。”任泽平表示,衡量改革效果仅有的标准是“提高效率”,“有效率的改革就是好的改革,无效率的改革就不是好的改革。”

  而改革的关键之处,在任泽平看来,便是将旧产能进行系统“出清”,把新的产能放活。房地产、重化工业、制造业将成为重点出清行业,并通过放活来消化这些不良,来吸收从工业里面肃清出来的劳动力。

  任泽平判断,未来资本市场面临四点风险,分别为“美联储加息、新兴经济体主权债务风险、国内刚兑信用风险事件、宏观政策的不确定性以及改革预期调整。”目前世界经济三轨运行,复苏进程不同步及货币政策节奏不一致引发资本流动加剧和金融市场波动。金融风险事件将逐步显露。

  演讲全文:

  向大家报告一下我们对后面整个中国经济政策与资本市场的看法。所谓大势研判无非三个方面:

  我先讲一下观点,关于经济处在中长期发展阶段的背景。我有两个看法,第一个,如何和当前宏观经济的背景,是结构调整,这样讲也不一定完全正确,我们处在增速换档和结构调整哪个时点,我们从高速增长从快速增长期,进入缓慢增长期,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中国经济是在L型,中国经济L型,我们政策会作出变革,对于短期经济形势,我们认为,过去这一年,中国经济经历了快速的下滑,那么在现在我们认为中国经济相当大程度上,经历了中长期的发展,未来中国经济可能是L型,四季度可能会短期的增长,明年是L型,对于政策,政策短期是宏观调控和长期的改革,宏观调控是宽货币,货币政策是为宏观转型提供环境,汇率我们认为短期能够稳住,因为中国经济货币政策,跟美国不在一个轴心上,会出现阶段式的压力。但是中国不在这些需求端的增长,中国的出路取决于,近总书记提出的供给侧改革,改革才能做好,从整个对于中国改革的进程观察来看,我们从改革方案准备和落地试点来看,到未来全面的空间,我们处在这样一个阶段的转化,后面大家可以期待,自贸区,以及其他改革的过程,这个符合中国过去渐进式改革的基本思路。

  那么对于大类资产,大家知道,前一段时间,我们在加大对A股的推荐力度,我们新看法是这样的,目前资本市场核心资产,第一个是存量,第二个前方有密集的成交区域,所以现在的风格,在高风险偏好的成长股,未来有没有可能会发生风格的切换,或者是修复往中期去演变呢?我认为核心要具备两个条件,第一个要有增量的优势,我们才能够推动大盘。第二个,资金只是表象,核心是投资者心理发生变化,怎么能改变大众的心呢?我近提出改革,也就是说未来能够重新唤醒大家的风险偏好,可能是改革从方案的讨论期,进入一个落地的攻坚期。对于债券市场方向还在探讨,它的空间我认为是有限的,对于房市,结构分化,美元正在重启第二个强势周期,大宗商品还有两到三年的期间,海外美元加息,新兴市场,国内经济基本面和政策的不确定性。

  刚才讲中国正在发展当中,所有的经济体,中国就处在这样一个时点上,我们提出新5%比旧8%好。下面我们来看一下中国增速换挡两个典型。

  第一个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人口红利结束,我们过去的高增长核心是人口,我们通过改革开放,释放了人创造财富的条件,我们正在重启第三轮改革,中国30年大周期,十年一个中周期,三年一个短周期,我们正在处在一个30年的大周期上。1962年1976年人口出生率高峰,随后因为计划生育,我们出现了剩余的断崖,62年到76年这一波人,决定了中国经济增长和经济结构一系列基本的特点。比如这一波人,在过去十年来,中国房地产迎来了黄金十年,在90年代,这一波人二三十岁,中国有粮价的劳动力高增长,现在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一波人现在的年龄是38到53岁,也就是再过七年,中国主流劳动人群,会退出劳动力市场。中国还有后七年的机会窗口期,从要素驱动到创新驱动,从成果的数量优势,到人力资本优势的转变,而这一切的一切,有待于我们重启新一轮的改革。因为中国是60岁退休,在2012年,我们就看到人口红利的结束,我们发现03年到08年第一和第二拐点出现。人口红利结束以后,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开始出现了用工短缺,我们劳动力成本加速上涨。旧的增长模式的背景下,我们消费开始升级,新兴产业快速崛起,我们创业板从600点涨到4000点,有这么一个大的宏观背景。

  第二个是房地产长周期的拐点。20到50岁买房子,过去十年,我们不断调控房地产市场,房价也上涨,因为买房人群不断增加,未来中国房地产市场是什么特点呢?大家可以看一张图,未来整个中国房地产市场,将会呈现总量放缓,结构分化的特点。人继续往大城市迁移。三四线城市,以及东北中西部的城市,将会下降,一线城市价格上涨和地王的再现,三四线城市没有销量,价格和土地低迷,但是我们观察到,经过我们测算,一线和二线城市,他们只在中国房地产市场占到19%不到20%,三四线城市占房地产投资的80%,三四线城市,意味着想刺激房地产的时代已经落后了,从去年我们看到,我们在刺激房地产的同时,我们看到一线城市房价在上涨,三四线城市起不来。这就是未来整个中国房地产的特点。有才华的年轻人,他们将选择到大城市当中去,我们在美国、日本,以及其他经济体研究经验也告诉我们这样一个事实。

  从2010年到2015年中国经济经历了快速下滑,未来经济是在L型,我们在去年为牛市贴标签的时候,有一篇文章叫当前中国经济与资本市场,类似96到00年,首次提出改革观点,92到96年软着陆,96到00年L型,七上八下,中国改革发生剧变,从现在的时间往后看五年,中国经济结构是L型,中国经济结构和政策将会发生剧变,这是对中国大的宏观环境的判断。

  对于短期形成,从去年到今年三季度,中国经济经历了快速下滑,我们在宏观和微观层面,我们看到政府不断加大力度,表明我们更应该相信微观数据。微观数据告诉我们中国经济经历快速的下滑。大家看到从去年到现在,我们的货币制度有六次降息、五次降准,预计2016年还有1次降息5次降准。

  对政策的观察,政策无论是短期的宏观调控,宏观调控无非是财政、货币、汇率,财政是稳增长,核心是改革,衡量改革,用什么衡量什么是好的改革,什么是坏的改革?衡量改革,只有一个是提高效率,有效率的改革就是好的改革,无效率的改革就不是好的改革。我们现在需要做什么呢?我们需要把旧的产能除掉,把新的产能放活,旧的产能,比如说房地产,重化工业等等,我们需要进行系统的肃清,为什么肃清掉呢?因为我们还留着计划经济的尾巴,十八届三中全会,我们要上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那么我们通过放活来消化这些不良,来吸收从工业里面肃清出来的劳动力,我有一个观点,过去30年的成功,是制造业开放的成功,中国未来30年的成功,将是服务业开放的成功,WTO和新型制造业开放。当我们达成共识的时候,我们所缺的就是勇气和决断。

  后,跟大家报告一下,我们对大类资产的看法:

  如果说过去这一轮股市,我们曾经讲过一个逻辑,或者说给它起了三个名字,叫改革牛、转型牛、水牛,再加杠杆牛,核心是从上到下的改革,和从下到上企业的变革共同推动的。去年上半年增量推动行情,今年上半年加杠杆,加风险偏好,推动了成长股行情,因为利息的调整,以及去杠杆,导致了A股异常的波动,但是近我们看到,去杠杆已经进入尾声,再加上货币的看空,五中全会十三五规划,风险偏好,所以我们积极推进了中国A股,在这个时间往后看,我们有这么一个判断,目前来看,A股是存量货币,是打不动的,方向还是成长股,而且大家记住转型期典型的特点,就是负利率会进入新常态,负利率新常态意味着成长股承担结构调整的成本,有利于新兴行业。第一个增量资金的优势,第二个改革的发展牛,这个需要大家密切注意。美元正在重启第二轮强势周期,大宗商品会盘稳,这是对市场的看法。

  后提出几个风险,12月份美联储加息,是否对资本市场产生风险,需要大家注意;第二,大宗商品的暴跌,我们看到拉美很多经济体已经负增长,资产负债表很差,美债、欧债会在什么时点引爆,需要大家留意。因为明年的压力要大;国内政策的不确定性。

  后我想强调的是,旧的时代已经落伍,新的时代来临,我们看到新兴产业正在蓬勃兴起,一轮从上到下,和从下到上的变革,正在从中国酝酿。我们深信市场经济的理念已经在这个国家扎根,我们对中国的转型抱有信心,只要我们的改革有足够的勇气和魄力,让我们这样一个朝阳时代,不要对着朝阳叹息。谢谢!